行业资讯
Company News
贴心!见亮不见灯,路灯会扭头,京城夜景照明升级
渐变的灯光、见亮不见灯的巧妙设计,“一房一策”的照明方案,手机可轻松控制的开闭灯时间,还有可依居民意见进行个性化调整的“摇头路灯”......如今,夜景照明已成为城市精细化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培植好路灯这朵“夜来香”,北京将在夜幕降临后化身灯光璀璨的不夜城。
长安街老建筑:光线“下弱上强”, 见亮不见灯
东长安街6号,位于北京饭店正对面,是一栋1953年建起的苏式老建筑,与著名的北京十大建筑诞生于同一时期,且整体建筑风格相似。
今年3月,东长安街6号启动整修。经过5个月的紧张施工,不仅对残破斑驳的墙体外立面“修旧如旧”,还参照长安街沿线其他建筑物的照明风格,重新规划设计了整体的夜景照明。2400多米灯带、140多盏洗墙灯、260多盏空调灯、6盏壁灯,再加上勾勒出建筑物外形的一溜轮廓灯……傍晚6点半刚过,这栋长安街边的苏式老建筑便被笼罩在一片渐变的灯光中。
“这栋老建筑以前的夜景照明特别简单,楼顶上安装了一溜简单的轮廓灯,亮起来以后就是给建筑物勾个边。灯具也是过去那种古老的白炽灯,一个大灯泡,上头罩个透明的防雨球形灯罩。”负责东长安街6号修缮工程的北京城建亚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魏晓明介绍说,白炽灯费电不说,还特别容易坏,灯丝一烧断,就得进行更换。
长安街边的历史老建筑修缮起来可有讲究,修完之后,不能显得太新、太突兀,必须和整条长安街的风格契合,透出庄重、沉稳、大气的气质。“光是墙体的颜色,我们就反复试了三种。最终选择了暗红搭配乳白的墙体配色,与天安门红墙的颜色贴近。选好墙体颜色之后,再来调整灯光照明的亮度和色温,经过反复试验,最后选择了渐变的灯光。灯光‘下弱上强’,越到楼顶色温越高,而越往下色温越低,光线越柔和。”魏晓明表示,为了省电,所有的灯具全部更换成了节能的LED灯,寿命长,养护容易。
无论是远观,还是走到跟前细看,被灯光照亮的整栋楼都几乎看不到一盏灯具的影子。“见亮不见灯”是怎么做到的?魏晓明揭秘,所有的灯具其实都被隐藏了起来。有的安装在窗台的下沿,有的则隐藏在屋檐下。力求灯光只照亮建筑物本身,而不会产生发散光,避免了对周边环境造成光污染。
“长安街边的建筑,光是亮灯模式,就至少有三种。”魏晓明表示,平日、节日和重大节日,都有着不同的亮灯模式。以东长安街6号为例,平日,一般只点亮建筑物外围的轮廓灯;而一旦到了重大节日,所有的夜景照明灯就会全部打开。
二环路:色调亮度渐变,越靠近长安街越偏暖色
沿北二环向东二环行进,一道道炫目的银白色灯带将路侧鳞次栉比的高楼扮靓。
走近二环边的清水苑小区,记者发现,原来,一道道灯带其实由居民楼阳台外侧固定的两盏射灯对照形成。为了避免灯光照进居民家中,还特意在阳台外安装了光栅和遮光板,以此控制灯光的走向。不过,小区中只有面向二环路的楼体,才会装饰夜景照明灯带。而为了防止灯光扰民,楼侧或是面向小区内部的居民楼,除了家家户户窗口透出的柔和灯光外,没有加装任何额外的室外夜景照明设施。
“如果注意观察就会发现,其实二环路沿线的照明色调、亮度、光线都有所区别。”东城区城管委环境整治科科长马超解释说,二环路沿线的夜景照明色调和亮度其实也是渐变的。比如,北二环的夜景照明光线就明显偏冷色,看起来略有些发白。越往东二环走,路侧的夜景照明也就越偏暖色。离长安街、离中心城区越近,色度、亮度都呈现递减的趋势,为的是不让其他地区的夜景照明“喧宾夺主”。
南北河沿:照明“一房一策” ,手机可控制灯光开闭
一拐入南河沿,二环路的车水马龙和前三门大街的喧闹立刻被抛在了身后。一间间仿古建筑、灰瓦平房和低矮的小楼出现在不宽的街道两侧。南北河沿全长2.5公里,除了34栋小楼外,还集中了大量居民平房院落、仿古建筑以及古建筑等。
早在2007年时,南北河沿就曾进行过一次夜景照明改造。但毕竟是在十多年前,无论是理念还是技术手段,都落后简单。、
“那会儿做夜景照明,其实就是在阳台外头挂上一根管灯,还是不节能环保的白炽灯。而街头的一些单位,干脆直接用亮度极高的卤素灯照明,晚上一打开灯,雪亮雪亮的,又突兀又刺眼。”马超告诉记者。
而如今走在南北河沿大街上,简陋的白炽灯和刺眼的卤素灯早已不见了踪影。洗檐灯、小射灯、隐形灯带、红灯笼等各式各样更加节能环保的LED灯成为了街头夜景照明的主角。记者了解到,在对南北河沿重新进行夜景照明升级时,古建筑、仿古建筑、居民平房院落、单位以及楼房均采取了“一房一策”的个性化改造方案。
站在南河沿大街南口的一座仿古建筑前,只见每个瓦檐的下方,都安装了一盏小小的洗檐灯,沿着屋脊将平房的坡屋顶整个照亮。而屋檐下,则安装了一条隐形的LED灯带,可以照亮门前平整的墙壁。“这种可以凸显整座房屋建筑风格的照明方式,适合比较规整的平房院落。但是普通民居肯定不适用,灯光会直接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影响居民的正常生活。一般有居民居住的平房,最多安装一溜轮廓灯,将房屋的形状大致勾勒出来就可以了。”马超表示。
在安装每一处夜景照明设备前,工作人员都会提前征求单位或居民的意见。“比如,南北河沿大街上有一处古建筑,是中法大学旧址,这家单位在多方征求意见后,表示不希望在古建上安装夜景照明。我们尊重对方的意见,最终没有在古建上加装夜景照明。”马超表示,在有一户居民的平房墙壁上,曾经尝试布置过多种不同的夜景照明灯光组合,但是效果怎么看都不太理想,最终大家决定,将这一处夜景照明撤下。“效果不好,还不如不装饰,没必要一刀切。”
考虑到皇城根遗址公园正好位于南北河沿大街的中心位置,为了衬托公园幽静的氛围,街边的灯光照明全部以暖色为主,并配备了手动、远程和手机APP三种不同的灯光控制方式。记者了解到,南北河沿夜景照明既可以用街头电箱内的开关进行手动控制,每个电箱内还配备了远程控制的开闭器,10公里范围内都可以使用手机APP实时控制整条街的夜景照明开闭。
胡同路灯:4种灯型可选择,灯头角度任意扭转
别看叫“灯笼库胡同”,但其实,胡同里却一直没有安装路灯,家家户户只能从院里拉出电线,在胡同里接个灯泡勉强照明。今年7月,29条“有路无灯”背街小巷启动夜景照明改造计划,灯笼库胡同成功入选。
记者了解到,根据胡同宽窄和居民意见,共有步道灯、7米单弧灯、10米单弧灯和仿古灯4种不同灯型可供居民选择。其中,仿古灯不仅能满足照明的要求,还能贴合老北京胡同的传统风貌,白天夜间都能与周边环境协调统一。更人性化的是,路灯的灯头角度可以任意进行扭转和调整,路灯能抬头、低头,还能扭头、歪头,最大限度避免了灯光影响临窗居民休息。
胡同一说要改造夜景照明,居民七嘴八舌开始提起了意见。有人嫌胡同太暗了,要增加路灯;可有人却嫌路灯太多了,想减灯。家住交道口的一户居民提出,家门口的一盏路灯正好照着自家的窗户,晚上连觉都睡不踏实,强烈要求把这盏路灯撤掉。居委会赶紧出面,把胡同常住的几位居民都聚到一起,大家集体讨论,投票表决。最终,周边19户居民都举手通过,一致同意撤灯。“那没问题,立刻联系路灯中心,把这盏路灯撤了。”马超拍板。
而朝阳门演乐胡同,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一户居民提出,胡同里有一盏灯太亮了,要求把灯撤掉。但周边大多数居民却认为,这盏灯必不可少,不能拆。“我们也有办法,把这盏灯的灯头调整一下角度,让路灯扭个头,避开居民家的窗户。让路灯既不影响临街居民休息,也能为胡同居民照亮。”马超表示。
马上就访
城市夜景照明将“以人为本”
随着北京发力“夜经济”,深夜食堂、午夜剧场、24小时书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灯光夜景照明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为夜京城增添了新的色彩。
北京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本市景观照明坚持“以人文本、经济适用、节能环保、美化环境”的原则。其中,传统特色风貌区景观照明整体以暖色光为主,突出传统建筑风貌,打造城市历史文化轴线。商业区域则严格控制照明及广告的数量、品质,突出各地区的区域特征,强化地标照明,实现夜间区域识别。传统街区增加景观照明,恰当处理现代商业照明与历史文化街区风貌保护的关系。而现有的公园绿地等设施,则将增加具有趣味性和观赏性的景观灯光小品。
到2020年,本市将打造包括地标建筑物、大型城市公园广场、城市灯光雕塑等在内的一系列照明精品;提高城市照明在经济、社会、人文方面的附加值;通过采用科技创新节能环保技术和对城市照明的精细化管理,推进城市照明节能减排,有效控制光污染。

其他新闻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794-9889999
公司名称助威灯饰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江西临川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7 助威灯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助威灯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0794-9889999  公司地址江西临川